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 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代哥率众兄弟赴香港,豪华车队助阵,直奔剧组讨公道
热点资讯

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代哥率众兄弟赴香港,豪华车队助阵,直奔剧组讨公道

发布日期:2024-07-05 06:56    点击次数:136

是整个的剧组拍摄,后期的费用都是人家出的。”

“就是属于投资人呗?”

“对,包括他这个媳妇儿,就是打你妹妹这个,他媳妇儿叫什么嘉欣,你应该能知道。”

“哥,那这个刘銮雄跟你比呢?”

“那他妈比我强太多了,你是论这个米儿,还是论人脉关系,我这跟人没法比呀!”

“那行哥,这事我知道了,我亲自来办。”

“不是,代弟,你怎么要整社会这出啊?”

“那都打我妹妹了,要想解决你不整社会怎么整啊?我怎么找他呀?”

“据说刘銮雄黑白两道全都涉猎,而且嘎嘎好使。”

“你放心吧,我不管谁,只要他妈欺负我妹妹了,天王老子他妈都不好使,你就不用管了,林哥,你就看着吧。”

“那行,代弟,我也插不上了,完之后你需要林哥的,你来吱声。”

“行,林哥,我知道了。”

这一说用上社会了,梁天一瞅,包括江珊:“代哥,不至于吧,不行拉倒得了,就六十来万了,虽说吃点亏,咱就认了,毕竟香港不是咱这边,拉倒得了。”

代哥说啥都不行,说啥不干,把自个底下兄弟这一集合:“这么的,咱大伙他妈去一趟,左帅,耀东,小毛,耀东在香港那绝对有名,绝对是狠实,包括徐远刚,大鹏、丁建全就给带上了。

这边特意给邵伟打的电话,准备五艘大飞,准备上香港去办他,这边代哥一看:“天哥,你去不?”

“我这…”

“走吧,一块儿溜达溜达,你就看看代哥能不能给你摆了。”

“那行,我去。”

大伙儿一行人,左帅找了他们几个兄弟,耀东找几个兄弟加吧一起二十来个,五艘大飞,到港口邵伟搁这等着呢,毕竟代哥亲自到了。

简单寒暄两句,代哥一看:“邵伟啊,你这没少胖啊?至少他妈胖30斤。”

“哥,我这一天的也不怎么操心了,包括底下的买卖也干顺了,轻车熟路了,吃的也好了,胖点儿。”

“我告诉你啊你得减肥,至少至少你给我减20斤,你瘦点儿漂亮。”

“行,我听我哥的。”

大伙这一上船直接就干香港去了,而且邵伟这时候吧,人脉就相当广了,包括进这些货啥的,不都搁香港过来的嘛对不对?一些大老板,一些大鳄,包括一些社会啥的认识太多了。

等说代哥他们从港口一下来,邵伟的哥们儿,香港的哥们找了十台虎头奔,在路上停好了,一台车一个司机,而且邵伟这一看:“你们大哥都说了吧?”

“伟哥,你放心吧,咱大哥交代了,这十台车就是你们到香港,无论说待多长时间,为你们所用,咋用都行,听你的。”

代哥这一瞅:“邵伟呀,这两年够用啊,行啊,他妈搁香港都有这个牌面了。”

包括梁天江珊一看,你不得说代哥牛吗?你不光说搁北京深圳,香港依然有哥们儿,十台大虎头奔在那停一溜,就来接你们来了。

代哥一看:“走吧。”

邵伟这一瞅:“哥,不管有任何事,你需要船,需要啥呀,立马给邵伟打电话。”

“行,回去吧,完之后我通知你。”

“行,哥。”人这边撤了。

代哥领这些人往车里一上,上哪儿啊?不耽误了,你上这上那的,哪也不去,直接奔剧组去。

先生,怎么称呼?”

“深圳罗湖加代。”

“不好意思,咱剧组有剧组的规矩,一旦说哪个演员演个三天五天十天半个月的,自个走了,或者说演技不行被咱辞退了,这个是没有片酬的,假设说把整部剧演完了,到杀青了,咱剧组是一分钱不差,江珊

确实没演完,而且演技不行,这才被咱辞退了,这个钱咱没法给。”

“没法给?你有你的规矩?”

“对,咱有咱的规矩。”

“那我这也有我的规矩。”

“那你这啥规矩?”

“我的规矩啊,来给我打他来,给我打他。”

一喊打他,旁边左帅,江林,徐远刚这个那个的,大鹏,丁建往前这一来,打你个陈导,他穿的啥呀,导演标配:一个大马甲子,戴个眼镜,这边还拿个本戴个帽子,丁建往前这一来,大炮拳朝鼻梁骨,啪的一下。

“哎呀,我的天呐,你这真打呀!”

左帅往前一来,左帅多狠呀,大炮拳跟铁榔头似的,朝下巴的位置,啪的又一下,几下就给抡倒了,抡倒之后,他们二十来个兄弟,得围上来十来个,全穿大皮鞋啥的,而且九几年那时候大皮鞋相当硬,那要卷人顺往肋骨上,或者往脸上一踢一个口子对不对?咣咣一顿踹呀!

就这些人打的吧,代哥都不喊停,搁地下打的刚开始前两分钟吧,还能喊啊,别打啊,别打了,后几分钟不动弹了,乐咋打咋打了,你是踢过来跳过去呀,一动不动了,也不知道打昏迷了还是打死了。

这边代哥一看:“行了,行了。”

江珊一看:“天哥,这么打能行吗?”

梁天一瞅:“你别管了,加代有自个做事的风格,咱别管,别参与。”他都知道代哥什么脾气。

旁边人一瞅他打昏了,那边嘉欣包括那个保镖这一瞅:“欣姐,咱走,咱赶紧走了,咱不参与。”

嘉欣这一瞅,他妈的,你这边打起来了,那万一给自个伤着了是不是,人家那个皮肤那个脸蛋,那能伤的起吗?

助理和保镖这一护她,人旁边有商务车,准备往车里一上,这边江珊一转身,江珊看见了:“代哥,就她啊,他就是嘉欣,那天她打的我。”

代哥一回脑袋:“耀东啊!”一喊姚东,陈耀东搁那边刚打完那个陈导,鞋都踢掉了,代哥这边一喊,单脚在这站着呢,一瞅那边往那块跑,再有个三两米直接就上车了。

耀东顺自个的后备箱,他们坐大飞来的嘛,来之前拿了四把五连子,后备箱一打开,往出来一拿,啪擦的一撸子,大概离十五六米远,耀东没瞄人,往天上打,砰一下子。

这一响枪,嘉欣这边叭的一抱脑袋,嗷的一下子,旁边助理啥的,谁经历过呀对不对?你这演电影儿啊,这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真家伙事拿出来了,谁不害怕呀?那小演员啥的都跑没了。

这边嘉欣一抱脑袋往车里一钻,保镖啪的一推,司机这边上车了,耀东这边眼瞅不赶趟了,拿五连子往前跑,单脚一个脚穿鞋子,往前一跑,朝后备箱那块,就是后屁股那块,哐当的一下子。

今天打我是谁呀?这事不算完。”

“我也不知道啊,这都是大陆的,咱不认识。”

“你赶紧的,他妈这伙人你指定认识,到底谁你告诉我,我必须告诉我老公,他妈得收拾他。”

“欣姐,我就听什么深圳,什么罗湖加代呀,其他的我不知道啊,我真不认识,欣姐,我这浑身疼啊,我说话都费劲,你别找我了。”

“我他妈还别找你了,你那什么出儿啊,你他妈咋不死了呢?”

“不是欣姐,你看你这…”

“你赶紧去死去吧,瞅你个熊样儿,我都不愿意搭理你,去赶紧的吧。”扒拉一下给撂了。

这给陈红军给气的,在医院好像没气过去,这就是他捧臭脚,没捧明白,这就是下场。这边儿嘉欣她当年跟那个刘銮雄嘛,包括九九年的时候,自个搁外面还养两个,今个你,明个她的,但是大哥打电话你必须得去,你敢不去吗?

一个电话这边一接:“搁哪儿呢?”

“老公,这咋的了?”

“今天晚上必须过来陪我来听没听见?上我家来。”

“行,老公,我知道了。”

必须的,当天晚上赶到刘銮雄这块,那雄哥还说啥了?绝对有实力,这边一过来,也会贱:“老公,你看我这耳朵,让人给我打坏了,在剧组大陆来的这伙人,他妈拿枪来的,你说他妈往死崩我,我这得亏命大,要不搁车里就给我打死了,车的玻璃都打碎了。”

刘銮雄一听:“怎么的?谁呀?”

我知道,怎么的了?”

“让大陆的一个叫什么加代是谁呀,给打了,拿枪给崩了,把耳朵那块给打坏了,不管怎么地,你得帮老哥把这口气给出了,老哥不让你白整,我给你拿500个W行不行?只要说把这个事你给我办明白了。”

“对面叫什么加代?”

“对叫什么加代。”

“你这么的,你听我电话,完之后了我回给你。”

“怎么你认识啊?”

“这个人我听他妈有点儿熟,具体谁我他妈想不起来了,你等我电话儿吧。”

“不是谁还能怎么的,你怕他呀?”

“不是说怕不怕的事,你等我电话吧。”

“那行,你抓点儿紧,最好今天把这事给我办了。”

“行,我知道了。”

黄俊这人怎么听这个名就感觉特别熟,九六年的时候,加代也去过,也包括陈耀东,陈耀青他知道,把电话直接打给林江了:“喂,江哥。”

“咋的了?”

“我给你打听个人啊,有个叫加代的,加代是谁呀?我这想不起来了。”

“加代呀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我这听他妈也挺熟的,谁了呢?是不深圳那个,就是那个罗湖加代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