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 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档节目专门请来大学教授来给选手上课指导
热点资讯

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档节目专门请来大学教授来给选手上课指导

发布日期:2024-05-30 08:46    点击次数:153

《说唱新世代》在My Story赛段的大量淘汰以后终于进入到说唱辩论的赛段,所有选手都需要从三个辩题中选择其中一个,并且选好立场。选到相同辩题和立场的选手,将会成为同组成员,享受“同生共死”的待遇。

但是实际的比赛方式,却是要和同一辩题下立场相反的选手共同合作一首歌,然后看本组的总票数,多的一方晋级。也就是说,这场比赛有点像《中国新说唱》的1v1 Battle,双方合作一首歌,结果注定是一人晋级一人待定;但同时真正晋级与否又要看团队总票数,万一被同一立场的队友的糟糕表现拖累,即使自己发挥完美,也无法晋级。

所以这个赛制本身就非常迷惑,不仅写歌的时候就要在歌里打架,在歌里互相辩论,并且作品呈现出来以后还不是“谁行谁晋级”,还要看团队其他人的表现。我看完赛制的第一反应就是,即使选手水平再高,这个赛制下也难出好作品。

下这个结论,另一方面考虑到的当然是选手水平并没有那么高。既然搞说唱辩论了,就应该知道辩论需要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良好的表达能力和丰富的知识储备,对于说唱歌手而言,表达能力可能不成问题,但另外两点就不是人人都具备的了。连热狗都感慨如今的新生代少有专注打磨歌词的人,还能指望现在这批选手里有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和丰富的知识储备吗?

更加迷惑的是,节目组还在这个赛段完全限定了Beat的使用范围,这又是一大限制。既然已经是做说唱辩论了,那么Beat肯定是要为内容让路的,如果Beat本身有太多的情感色彩,势必会影响到创作者的表达。而节目组限定的几个Beat里就存在这样的情况,比如有一个Beat的风格过于雷鬼,最终只有小强选了;又比如给复活选手准备的Beat过于欢快,导致她们遭遇差评。

当然,也许是为了选手们“勾心斗角”在拍卖会上抢Beat的真人秀部分能拍得好看一点,所以导演组想出了这个点子吧。但在我看来,可能只有姜云升这里的“皮卡语”和“嘤嘤嘤后缀”比较有节目效果。

热狗也是在选手选择辩题的时候来了一些节目效果,他发现提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以后,选手能更快地给出原本辩题的答案,所以他问懒惰的问题是:《说唱新世代》所有女选手中你最喜欢哪个?懒惰显然男德充沛,直接表示自己最喜欢自己的女朋友。

热狗并不死心,对着Subs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是黄子韬帅还是吴亦凡帅。Subs当然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了黄子韬。

热狗还没玩够,对着姜云升问出了第三个问题:如果你能淘汰《说唱新世代》的一位导师,你会淘汰谁?这么有挑战性的问题显然让姜云升谨慎了许多,他表示都还挺好的。

对着生番,热狗问出了第四个问题:假如他和同属丹镇北京的斯威特两个人里只能留一个,那他会选择谁留下?生番很大气地表示斯威特该留下,“因为他比我强”。

对陈近南和那奇沃夫,热狗的提问差得不多:对陈近南是问“请在懒惰和生番里选择一个做你的对手”,陈近南表示“两个都不选”;对那奇沃夫是问“懒惰和生番都想要挑战你,你要淘汰谁”,那奇沃夫表示已经看穿了热狗的把戏。

虽然我一再认为说唱辩论并不是一个好的赛制,但选手身处节目中,必须接受节目组的安排,所以他们也得硬着头皮认真创作,比如玄朗就画了一个思维导图出来,把自己的作词思路理顺。

节目组也是专门请了大学教授来给选手们上课指导,严谨地分析作词中的逻辑问题和用词问题。说实话,让他们来评价说唱作品,确实是有点杀鸡用牛刀了,就连选手里作词水平相当不错的Feezy和斯威特也表示上课后受到了很大启发甚至是颠覆,就更不用说其他人是怎么样的状况了。给文化沙漠们浇点儿水,沙漠也依然是沙漠,不会有什么本质的改变,这就是说唱圈最残酷的现实。

比赛终于正式开始,节目组特意介绍了一下大众评审里隐藏着的一位说唱歌手,来自北京的小老虎。小老虎的气质其实也非常适配《说唱新世代》,某种意义上他可以算是高配版的鱼翅,但是节目组给了一个镜头以后就没下文了,甚至连点评都没有。我寻思小老虎点评起来,不比B站up主们专业么?

节目组有一个比较有创意的设置,就是邀请到了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在每个辩题开始前有一小段扣题的合唱。这段合唱能很好地营造气氛,把观众的情绪代入进去。

第一组的辩题是关于手机的,手机到底是给人自由还是把人奴役,双方围绕这点开始了辩论。总体来说,《拿起放下》比较有记忆点,生番拆解“Cellphone”这个单词里“Cell”的三个含义很有想法;《那一天,我们互换了身体》这首歌圣代的创意确实比较独特;《RingRing》则更偏向情绪输出。作词一向只为技术服务的那奇沃夫,在这个赛段吃了大亏,所以连马思唯都说:你写得没懒惰深刻。

第二组的辩题是关于年轻人的,到底是应该逼自己一把还是放自己一马。无论是《向前》还是《What do you want》,我都觉得站“逼自己一把”立场的姜云升和陈近南表现得明显要更好,但最后票数上居然是另一组的Subs和沙一汀以3票的微弱优势晋级,实在是让人意外到无法理解了。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有up主把Subs和姜云升夸成文字大师和“Punchline是从天上来的”,这样的尬吹连姜云升都当场一脸迷惑了。我只能说,多听点好的吧……

KnowKnow在点评的时候也是随口爆出金句:如果我不逼自己一把,我的车子前面都不会有个B!这下真是Mr.Bentley本人了。

第三组的辩题是关于《流浪地球》的,是选择去地下城获得活命的机会,还是选择留在地面上接受注定到来的死亡。热狗看到这个辩题表示,自己是肯定会留在地面上的,因为自己想要去杀僵尸。僵尸姜云升表示疑惑:僵尸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杀僵尸?

这一组的几首歌里,《FIGHT!》和第一组的《RingRing》一样,气势比较足,但是最后的部分处理得更好,双方的对话有真正辩论的感觉。《山顶洞人和夜航船》算是整个说唱辩论赛段唯一能留下来的作品,因为鱼翅和Feezy不仅看了《流浪地球》电影,还看了原著,领会到了原作想表达的精神,才能更好地输出自己的观点。

鱼翅代表进入地下的人,因为活着才能把美、文学、艺术这些人文精神传承下去;Feezy代表留在地上的人,因为死亡才能证明阴谋论是否真正存在,对于真相和真理的追寻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双方没有太多的争论,而是把自己的观点精准地提炼和表达,并且富有艺术气息,这或许是这首歌能留下来的原因所在。

至于最后一首《流浪》,我只能说在拿到Beat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没法写出什么太好的作品,因为对于辩论来说,这个Beat实在过于欢快了。两个女孩子最后能想到这样去处理和表达,已经算是最优解了,把Beat对舞台的伤害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即使如此,导师们还是给出了差评。

另外,在这个赛段有相当多选手都出现了失误,除了“忘词王”那奇沃夫以外,Subs和TangoZ都有忘词的情况,这也降低了舞台的水平。

最后胜者组中票数最低的生番进入待定区,而待定区中票数相对较低的小强、玄朗、鱼翅和TangoZ直接被淘汰了。剩下的5人中姜云升票数最高,我前面也说过这个赛制对表现优秀者并不友好,所以姜云升直接拿到了李宇春的白金守护唱片,成功晋级。剩下4人中那奇沃夫忘词,石玺彤表现不佳,所以实际上也就是陈近南和生番二选一。

姜云升因为自己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一度想把自己的晋级机会让给陈近南,但是在马思唯的提醒下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热狗则是在正式投票时指出生番是四个人里唯一没被复活过的,让票型成了2比2平,由黄子韬投出决定性的一票。对于最后的机会,陈近南和生番都很谦让,表示对方更值得。最后黄子韬还是做出了决定,把晋级名额给到了陈近南。

对于生番来说,他也完全接受淘汰的结果,直言自己确实该回去了,因为自己的业绩已经直线下滑。我们此前已经提到过,生番的本职工作是腕表销售经理,他并不是全职做说唱的,所以淘汰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另一方面,他也确实非常想念家人了。

输掉比赛的那奇沃夫也展现了豁达的一面,他自嘲自己是“AKA伴读书童”,对应自己刚来时放话说“40个人里有30个人都是陪跑的”。那奇沃夫的淘汰,也说明了技术流在这档节目并不意味着能够赢下一切,《说唱新世代》有自己的选拔标准。

以上就是《说唱新世代》第十期正片的内容易德明杰(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一期我们将回顾《说唱新世代》的总决赛,也是我们“梦回新世代”的终结篇,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